推荐资讯

他们这些掌握了次一些的锻造工艺是学到了被顾峥给淘汰下来的旧技

发布时间:2018-09-08 07:18 浏览:
 因为,人才难得,但是能把自己的方子拿出来共享的人更是难得。
 
    顾峥这一步步的动作,明白是打算将这方子拿出来的表象。
 
    甭管他图的是什么,都让整个工坊的匠人们高看一眼,心存感激的同时,都算是承了他顾峥的恩情。
 
    因为在这个年月,匠人公布自己的拿手技艺流程,就好像大夫把自己的祖传秘方给展示出来一般的……不易。
 
    于公于私,顾峥在拿出钢锭配给和流程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名义上,是这群老老少少的匠人们的半个技艺老师了。
 
    所以,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多给这个年轻人一点方便和补偿,他们还是可以办到的。
 
    就是因为这群人存了这种心理,才让顾峥进了长安之后的采买这么的顺利。
 
    当顾峥拿着新鲜出炉的钥匙,赶着两辆承重不轻的牛车,大包小包的奔着自己的新家过去的时候,工坊属衙门大街,顾峥刚买的小院落的门口,就已经有人自发的开始整理清扫了。
 
    待到顾峥背着昏昏欲睡的陈三宝,眺望到了他们的新家之后,那长期没人居住的小院落前,竟是一点破败脏乱的感觉都没有。
 
    此时,门前的土路上,早已经撒上了水,正门双推的门板,也被擦拭的干干净净。
 
    这打板之后就能当铺子的院落门,现在正是半开着的,里边有三四个壮硕的汉子,正拿着扫帚,掸子,收拾的起劲儿呢。
 
    这热火朝天的景象,让顾峥还以为自己走错了门。
 
    他还特意的拿出房契上的标注好的简易地图,翻过来倒过去的查看了两遍。
 
    一行外来人这么一犹豫,可就让院内的人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他们一个两个的,也顾不得清扫的活儿了,咧着大嘴笑呵呵的就奔了出来。
 
    “这就是新来的主锻造顾峥先生吧?哎呀呀,真是名不虚传,果然是年少有为啊!”
 
    “呵呵,可能你还不认识俺们哥儿几个,不过这个不怕,咱们互相介绍着也就认识了。”
 
    “咱们可都是一样,隶属于朝廷官署工坊锻造那一片的匠人。”
 
    “这周围住着的四邻街坊,你也不用挨家挨户的去认识了,赶明儿上工了之后,大家伙一起张罗着吃一顿饭,你就知道他们各家各户的门儿是朝着哪边开的了。”
 
    “别客气,远亲还不如近邻呢,咱们既是一个附属衙门中的工友,更是住在一起的邻居,这关系论起来可是更近了不是?”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也没有到了连人都没见着,就上赶着去这人家中打扫的份儿上啊。
 
    所以,你们有什么话还是当面说开了吧,这凑乎劲儿,我看着心慌。
 
    顾峥依然是背着陈三宝没有进门,眼神中还闪烁着几分的警惕。
 
    那些匠人们也不是真傻,他们见到于此就一拍大腿,直接就将下边的话接着说了下去。
 
    “嗨,你说这事儿闹得,我就说不能跟顾师傅玩儿心眼呗,人家这么年轻就琢磨出了那么多的新工艺,那脑子能是个不好使的?”
 
    “大家还是有话说话,把心里那点计较给挑明了吧。”
 
    这为首的汉子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也不矫情,噗通一下就给门口的顾峥结结实实的行了一个大礼,嚎丧一样的就将他的要求给吼了出来。
 
    “顾师傅,明儿上工之后,求顾师傅将首位学习的位置预留给我老冯啊!”
 
    “我老冯从艺十五年,官办工坊任职八年,绝对的熟手,三个大类别的匠活我全都兼顾过。”
 
    “我不求顾师傅倾囊相授,只希望能让我老冯从旁观摩指点一二,到临了了能够掌握一门过得去养老的手艺就成啊!”
 
    “嘿!这冯老蔫,平时不声不响的,到了关键时候蹿的比谁都快啊!”
 
    等到这个姓冯的匠人把话吼完了,他身后的那两三个匠人才将将反应过来,一个两个的就吵吵了起来。
 
    一个说:“顾师傅,别听他的,你选我呗,我比他干的年限可长。”
 
    另一个又说:“你听那冯老蔫自吹自擂,他为啥这么着急跟着你啊,还不是以前没有出挑的手艺,在工坊中出不了头,这才想在你的身上找找门路,靠着你再往上扑腾扑腾吗?”
 
    “别信他的话,他不给你拖后腿就不错了,你看我,我可是专精锻造十六年的专精工种啊!你可以考虑考虑我啊!”
 
    哦,明白了,感情这些人是来他这里找门路来了。
 
 815 第一天
 
    这朝廷累年经营的官署工坊之中,匠人传承都是代代相传。
 
    父传子,子传孙,就算是归属于朝廷旗下的匠人,在工艺锻造的配比和流程中,都会给自家人留下一手。
 
    从各地征召来长安的能工巧匠,是能为朝廷丰富了人才。
 
    但是同样的,也让各家各户将自己压箱子底儿的东西……给看的更紧了。
 
    现在突然出现了顾峥这样的一个创新型的人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创造出了两个更加先进的锻造工艺。
 
    让那些没有压箱底本事的匠人们就看到了希望。
 
    因为不断创新,所以对于秘技的保密与否就不会那么的重视。
 
    况且,这个即将成为主锻造的匠人还这么年轻,在这些积年的老工匠的眼中,可不是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吗?
 
    人家不停的发明出了更好的,但是这个市场这么大,总有一些地方一些人是用不到那么好的材料来做不那么重要的东西的。
 
    到时候,他们这些掌握了次一些的锻造工艺,哪怕是学到了被顾峥给淘汰下来的旧技艺,等到他们年老体衰被下放到了地方上时,也会凭借着他们的所学,吃上一口饭的。
 
    搞明白了这群人的来意,顾铮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还以为自己家里这是遭了贼惦记了呢。
 
    这样也好啊,原本那人生地不熟从头开始的忐忑这一下全没了,有了这些真心实意的照顾他的‘徒弟’们的帮衬,他今后的日子……怎么过都差不离了。
 
    觉得舒坦了的顾峥回答的也痛快:“好啊,无所谓多少人,只要你们能说得动咱们工坊上边的安排,几个人在我身边跟着,我都无所谓的啊。”
 
    瞅瞅,这是对自己的技艺超级的有自信的表现啊。
 
    但是顾峥越是如此说,那些人的表情越是恭敬。
 
相关阅读